《我恨星期一》簡體中文版上市囉


《我恨星期一》在當當網,按這裡


《我恨星期一》在卓越亞馬遜,按這裡


《我恨星期一》在京東商城,按這裡


《我恨星期一》繁體中文版購買,按這裡


Monday Blue-21 
(圖片來源

 

鴻門宴 

 

聽了幾位前輩的電話開發後,周毅深深感覺自己「口技」上的不足。好學的他於是跑去市面上買了一堆書,有《你也可以是說話高手》、《如何談出好生意》、《開口就是好生意》、《噗浪玩出大生意》之類的。
 

但沒有《國罵大全》,可惜。
 

第三個禮拜一,周毅照例豎起耳朵,開始接收方圓三尺的電話開發內容。自從上周發現電話開發的奧妙之處後,他開始愛上偷聽別人講電話這件事了。
 

正常來說,周一早上都是業務安排本周行程的開端,一整個早上,辦公室都會是鬧哄哄的電話聲。所以今天早上周毅收穫頗豐,只見他忙著在筆記本寫下電話紀錄,打算找時間結合理論與實務,演練一下自己的口技。
 

「中午別出去,要聚餐幫你們迎新。」老沈一早就走到幾個新人面前交代這件事。
 

聚餐嘛,不過就是幾個人吃飯認識一下彼此,小事一樁。』周毅心想。

 

但如果周毅長點兒記性,還記得林胖子面試時曾問過「會不會喝酒」這問題,他就不會如此掉以輕心。

 

中午時間一到,由老沈帶隊,一夥人開拔到新東南海鮮餐廳,這是一家頗負盛名的台菜館,二樓是針對團體聚餐的包廂,贏家的聚餐正是在二樓其中一間包廂。

 

周毅進去一看,裡頭已經有不少人了!

 

除林胖子、雄主任、南哥幾位熟面孔外,還有一些沒見過面的長官,早進來幾個月的學長姊;唯一讓人感到安慰的,是美女如雲的營廣組也到了,小鳳姐和小茜也在其中,還有營廣組主任林平和,一群人浩浩蕩蕩坐滿兩大桌。

 

壯觀的還不只是人數,桌面上已經擺了六瓶麥卡倫威士忌,桌下還有幾箱啤酒,感覺起來殺氣很重。

 

周毅的酒量其實並不差。想當年他在當兵時,連長看周毅有天分,經常把他帶在身邊,肩負擋酒部隊的光榮任務。

 

有一次,連長又把周毅帶在身邊,喝到一個段落,連長帶著他退出火線喝杯茶喘息喘息。

 

連長忽然開口:「酒場學問大,看一個人喝酒,真的可以看出一個人的性格」

 

看周毅一副不明白的樣子,連長一時興起就教他箇中奧妙在哪裡。
 

 

「你看看那群人。」連長指著一群埋頭苦吃的人。「大多數的人都是這樣,顧著跟朋友聊天,他們不主動敬酒,也不去應酬,顯然對升遷沒有什麼企圖心,所以他們一輩子都只會是基層幹部。」連長像是算命一樣,直接卜出一卦。

 

接下來連長把目光轉向一群正在踩罐的人。「這組人是衝組。衝組的酒量都不錯,也有企圖心,公杯踩罐來者不拒,高梁、威士忌一口吞。」只見連長夾了口菜往嘴裡送。

 

「衝組的有酒膽、有酒量,但方法不對。所以他們只會淪為酒場上的犧牲品,長官灌這群人喝酒來炒熱氣氛。下場不是吐得一榻糊塗,就是被人扛上計程車海放。」

 

連長又把焦點放在正跟營長喝酒的幾位同僚。「像這些人就是花蝴蝶。他們通常個性外向、海派,而且長袖善舞、八面玲瓏。他們很清楚,敬酒的關鍵,不在於酒,而是那個『敬』字。善用機會,讓長官看到你,進而達到交心的目的。」

 

連長忽然壓低音量繼續說:「你注意看花蝴蝶的酒杯,永遠都是八分滿。他們跟閒雜人等喝酒,嘴巴就碰一下酒,隨意就帶過了。」

 

周毅看了一眼連長的酒杯,正好也是八分滿的。

 

「花蝴蝶只有碰到需要打關係的長官,才會拿出真實力。因為他們很清楚,喝酒要喝出價值,重要的是跟誰喝,而不是喝多少。每個人的酒量都是固定的,把空間留給最關鍵的時刻,才是投資報酬率最高的行為。」連長一口氣說完。

 

周毅偷偷瞄了一眼連長,心想:花蝴蝶不就是你嗎?

 

連長看到周毅的眼神,忽然笑了起來,他繼續說:「第四種人,就是假面人。跟前面三種人相比,他們多半默默坐在旁邊不說話,你很容易誤以為他是路人。但是當關鍵時刻到了,他們就跳出來了。」

 

「什麼時候是關鍵時刻?」周毅問。

 

連長笑笑地回答:「當大家都看著你的時候,長官要你喝的時候,有死敵來挑釁的時候,需要你表現氣勢的時候。簡單說,就是你不喝那杯酒,就會被看扁的那一刻」

 

連長又喝了口茶。「假面人的酒量通常都不好,因此也更珍惜有限的額度。他們會耐心等待,等到酒過三巡一片混亂之後,才會出奇不意出招。」

 

「因為應酬最重要的真理,就是不管喝了多少,能醒著撐到最後的人才是勝利者。」連長最後做了結論。

 

周毅大著膽子問:「連長,所以您到底是第三種還是第四種人呀?」

 

此時,營長又在主桌揮手要他過去,連長深吸了一口氣說:「我兩者都是,你可以叫我假面蝴蝶。」然後堆滿笑意,拿著八分滿的酒杯朝營長走去,嘴巴還說著:「長官有何指示?」

 

自此以後,周毅就不曾在應酬場合喝到爛醉。

 

周毅有預感,今天的迎新恐怕是一場鴻門宴,當年連上長官的教誨,現在就要派上用場了。

 

他的預感沒錯。屁股還沒坐熱,官位最大的林胖子發難了:「最菜的幾個新人起來敬大家,順便介紹一下自己,你們是今天的主角。」

 

要行刑前好歹也給我們一頓溫飽,新東南的菜一盤都還沒看到呀。周毅暗自叫苦不迭,今天的場面顯然非常凶險。

 

幾個菜鳥只好站起來,拿著酒杯一個接一個介紹自己。

 

「喝果汁?有沒有搞錯呀!」一位同梯被南哥抓包,硬是被換上一杯啤酒。

 

「我不太能喝酒耶……」同梯試圖幫自已找理由。

 

「不能喝?」林胖子聲音高了八度。「業務單位不會喝酒,業績一定做不好。」

 

聽到這句話,同梯只好把這杯啤酒吞下去。

 

然後營廣組主任林平和拉著小茜對大夥說:「這是我們組上新人,大家多多照顧。」

 

小茜也嬌滴滴站起來介紹了一下自己,然後用一小杯斟上加水的威士忌,仰頭一飲而盡,喝完還將杯子倒過來,表示喝乾了。

 

「看看人家女孩子。」林胖子拍了拍手。「你們幾個男生不要丟人,給我起來左去右回!」

 

這下好了!小茜拿出巾幗不讓鬚眉的氣勢出來,周毅本來想坐下吃點東西裝假面人的,沒想到又逮了回去。

 

「誰先來?」林胖子繼續么喝著。

 

幾個菜鳥你看我我看你,沒人願意身先士卒。

 

小茜正好眼神看向周毅,還挑了挑眉,眼神彷彿在說:「你行嗎?」看得周毅有點沉不住氣。喝酒容易誤事,喝酒有漂亮女生在,則會做出傻事。既然躲不過,周毅索性拿出衝組的氣魄。

 

因為現在就是關鍵時刻。

 

其實周毅也敲過算盤了,自己酒量的安全水位約一打啤酒,十幾個人就算每人敬一小杯,也不過幾罐而已,扣掉一些不喝酒或是隨意不乾杯的,算起來還是很安全,這個頭陣不衝太可惜。

 

況且,今天明擺著就是要整新人,與其在眾人面前裝扭捏,不如先來一輪火力掃蕩,然後趕快退出戰場裝死,至少還可以吃幾口生魚片。

 

喝酒的節奏要由自己掌握。這是長官告訴周毅的另一個原則。

 

當然,這也是對小茜最好的回應:『是的!我當然行。』

 

只見周毅大喝一聲,一手抄起啤酒杯就開始巡迴演出。

 

「經理,這一杯先敬您,以後請多多照顧。」「主任,以後要麻煩您了!」「南哥,以後還要跟你多學習……」,周毅不忘一杯啤酒配上一句應酬話。

 

敬到小茜時,周毅還特地用啤酒杯斟滿一杯純威士忌,不甘示弱地對小茜挑了挑眉。「我是小毅,請多多指教。」喝完也把酒杯倒過來。

 

小茜笑咪咪地回看周毅,一切盡在不言中。

 

「很好,小毅表現不錯!下一個換誰?」林胖子讚許地拍了拍周毅,但另外四位同梯可就對周毅翻白眼了。你打了頭陣,不就叫我們後面的人一起去死嗎?

 

果然,喝果汁的同梯說自己酒量真的不好;還有一位也說自己不太能喝酒,孟文乾脆說自己喝酒會過敏,一副死豬不怕滾水燙的樣子,小潘則是不動聲色。

 

話說得誠懇,就是希望各位前輩可以放他們一馬。

 

換在其他稍有同情心的場合,或許勉強過關。可惜,贏家周刊剛好是個沒有同情心的地方,這裡沒有所謂的「投降輸一半」的道理,向來只有「趕盡殺絕」的生存法則。

 

周毅躲回座位,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同梯被一杯一杯灌酒。「跟長官敬酒怎能不乾杯」「再一杯就好」、「這杯威士忌喝完就放你過」,孟文則是嬌滴滴地扭捏作態,不喝就是不喝,前輩也拿他沒輒。

 

周毅也顧不上別人,嘴裡趕緊塞點菜填填胃,新東南的好菜只能淪為胃裡的配角。

 

在酒場上,「柿子挑軟的吃」是不變的真理。周毅現在發現,職場也是如此。

 

最後,輪到小潘了,只見小潘緩緩地說:「我不喝啤酒耶!」正當大家要開始鼓譟的時候,小潘不急不徐地補充:「我只喝威士忌。」

 

話才說完,麥卡倫威士忌就倒滿高梁酒杯,接著開始敬酒,而且不管對方喝不喝酒,乾不乾杯,小潘全部一口乾,非常帥氣。

 

喝完酒之後,小潘意味深長看了周毅一眼,嗅得出有較勁的煙硝味。

 

這時只見營廣組正妹拚命歡呼,大呼:「小潘好帥喔!小潘好強喔!」幾位長官也拍手叫好:「這一梯的不簡單喔!」

 

既然起了頭,接下來就開始捉對廝殺了。「周毅跟南哥乾一杯。」「小潘敬雄主任一杯。」兩位不能喝酒的同梯,想逃也找不到出口,只好跟著一杯接一杯,孟文則是乾脆坐到一邊去。

 

水果都還沒上,只見一個菜鳥忍不住,嘩拉拉就直接吐在湯鍋裡,一鍋八寶粥就此出爐。

 

林胖子皺著眉頭:「這小子真的不能喝!」

『廢話,他剛剛不是就講了嗎?』周毅心想。

 「小毅你同梯的掛了,快來解救他!」林胖子吼了一聲,南哥一把將周毅抓到主桌去。


周毅連忙尋找小潘跟孟文的蹤影,正想拉一個墊背的,只見這兩人一溜煙跑到營廣組那桌避風頭去了。小潘這回把目標放在雯雯身上,兩人有說有笑的,孟文也跟其他金釵聊得很開心。

 

對周毅來說,天堂與地獄之間,竟只有一線之隔。

 

快到滿水位了……周毅覺得自己的胃開始翻滾了。

 

周毅記得連長說一定要撐到最後,自已要是吐了,今天就算是白喝了。

 

周毅可不想以後聽到「酒量還可以,可惜不持久」這種話。

 

處在滿水位邊緣,周毅拚命支撐著,絕對不能就此潰堤。

 

當然,他也施展了一些連長教過的賤招,例如裝著把酒一口氣乾掉,其實含在嘴巴裡,然後假裝喝茶,再把酒吐回茶杯裡。這招不到關鍵時刻,是不會拿出來用的。

 

現在就是關鍵時刻!

 

終於,鴻門宴要結束了!清算一下開發組五名菜鳥的戰績:


陣亡一名,屍體正被拖運中。

重傷一名,隨時有宣告陣亡的危機。

倖存兩名:小潘,看起來非常正常,周毅卻是硬撐著。

請假一名:孟文,完全像個沒事人一樣。

 

周毅很清楚,再不離開自己也要吐出一鍋八寶粥了。

 

此時林胖子忽然宣布:下午可以不用進辦公室了,只見清醒的人發出一陣歡呼聲,南哥喊著要找大家去唱歌了。

 

「你還好吧?」小茜往周毅這裡走過來,關心地問。

「當然OK呀!」周毅的胃又翻了一下。

「我們要去KTV續攤,你要來嗎?」小茜看來十分清醒。

「我還有事耶,要趕個企劃案給客戶。」周毅故作正經地說,但心底其實很想去。

「好吧!那下次囉!」小茜有點失望,但周毅更心痛。

 

『果然要撐到最後呀!』連長的話是對的,現在周毅只能眼睜睜看著小潘和一群正妹去唱歌,而他卻要趕快找個地方吐。

 

周毅連忙攔了一輛計程車,只是才開了五百公尺,他覺得胃裡的生魚片已經游上食道,即將傾洩而出了。

 

他趕緊打開後車窗,把頭伸出車外。

 

「少年ㄟ,你等一下,我停路邊乎你抓兔子。」運將口操台語急著說,他怕周毅弄髒他的車。

 

但還是晚了一步。車子還沒停下,生魚片已經不受控制地游出來了,周毅把頭就著窗外大吐特吐,新東南的菜就此化成一道雪白銀河,飄落在汀州路上。

 

「幹!有夠衰,林北今天才洗車耶!」周毅還聽見運將大哥罵得很大聲。

 

迷迷糊糊回到家,周毅倒頭就睡,而且還做了一個夢。

 

他夢到林胖子在鴻門宴上問他:「壯士,能復飲乎?」

翻譯:『你行不行?再來一杯吧?』

 

周毅逞強地回答:「臣死且不避,卮酒安足辭。」

翻譯:『林北死都不怕了,區區一杯酒有什麼好躲的。』

 

然後夢醒了,周毅匆忙起身去廁所,抱著馬桶又狠狠地吐了一次。

 

(下一篇按這裡)

 

本文摘自傑洛米新書《我恨星期一》章節

 

按這裡《我恨星期一》從頭看 

 

 


創作者介紹

傑洛米在流浪

傑洛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5)

發表留言
  • P.Dipsy
  • 這就是置入性行銷嗎?! 哈
  • 哈哈哈,你眼睛好利

    傑洛米 於 2010/11/18 00:10 回覆

  • johnji
  • 星期一就快喝穿了,好辛苦啊!
  • wtssoccer
  • 噗浪玩出大生意原來是訓練口技的專書
    (我要退錢...)
  • 幹!你又沒買

    傑洛米 於 2010/11/18 12:25 回覆

  • alan0302
  • 哈哈哈!~ 我也看到你的置入性行銷了 XDDD
    帥的咧, 我再重新溫習一遍好了~

    = = 我這次去日本, 就也類似鴻門宴~ 我也要當假面蝴蝶
  • 下次看你表演呀

    傑洛米 於 2010/11/19 16:51 回覆

  • 訪客
  • 那種假喝的招,我還真的用過耶!還有高梁偷加礦泉水,也是保證過關!!
  • 握手

    傑洛米 於 2010/11/19 16:51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