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恨星期一》簡體中文版上市囉


《我恨星期一》在當當網,按這裡


《我恨星期一》在卓越亞馬遜,按這裡


《我恨星期一》在京東商城,按這裡


《我恨星期一》繁體中文版購買,按這裡


Monday Blue-27
圖片來源

 

說話與聽話的藝術

 

跟大多數上班族一樣,在贏家周刊也有開不完的會。每周一傍晚有業務周會,業績不好的要參加早晨八點的業務晨會,業績很差的還有考前衝刺會,再不行,主管還會邀請你參加一對一專屬見面會,與你的直屬長官共度一個美好的夜晚。

 

會議類型五花八門,但贏家周刊的會議重點基本上只有三個:業績、業績、業績。不管是哪種會,本質上都差不多。

 

只不過在贏家周刊,長官們對於業績有個特別的行話稱呼,管它叫「貨」!


通常在會議上,林胖子都是這麼問的:「你上星期的『貨』怎麼這麼少?」「下星期的『貨』在哪裡?」「你這麼月到底還有多少『貨』?」

 

周毅每次聽到長官要『貨』,都覺得很像討論走私毒品。

 

通常開這種會不是自己被釘,就是坐在旁邊看別人被釘,說實在,挺無聊的。還沒升為正式員工的周毅,在這種會議的大部分時間都是當觀眾比較多。

 

不過幾次開會下來,周毅也發現,大部分的前輩在會議上努力施展口腔彈道學,面對相同的問題,每個人的嘴砲功力巧妙各有不同。

 

如果在會議上看到有同事面帶微笑,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,可以想像這位同事這個月有不少貨;如果同事眼神閃爍,頭低低的不敢直視副總,一直在筆記本上寫字,那麼八九不離十,這位同事肯定沒帶貨來開會。

 

副總也會十分配合地針對這些沒貨的同事狠狠修理一頓,以達到殺雞給猴看的功效,所以通常狀況是:大部分的前輩還是報喜不抱憂,少數比較老實的人——像是吳大哥,就淪為神桌上的祭品。

 

副總:「你現在達成率不是很好,這個月還有多少貨?」

吳大哥:「這個月狀況不是很好,客戶的廣告預算都縮水,幾個提案都還沒有下文……」

 

這樣的回答,等於是把自已送上門當肉靶,讓副總免費砲打一頓;相同的問題到了南哥身上,答案就不一樣了。

 

副總:「浩南,你現在的達成率也不是很好,這個月還有多少貨?」

南哥:「這個月不太好做,不過我現在還有十個企劃正在提案(副總眼睛一亮)」,另外還有五個案子在規劃中(副總眼睛又一亮),我想業績目標不是問題。(副總放心地笑了)」

 

會議結束後,周毅偷偷上前問南哥:「南哥,你真有那麼多案子在提呀?」


南哥:「案子都在天上飛啦!我他媽哪有這麼多時間,先應付過去再說!」

 

周毅發現,胸有成竹的並不見得真的有貨,差別在於,他們敢畫大餅,敢對老闆承諾美好的遠景而已。

 

兩個人慢慢往樓下走,邊走邊聊。

 

周毅接著擔心地問:「萬一你這個月目標做不到怎麼辦?」

 

出了門口,南哥馬上點起一根菸:「那就跟老闆說案子都延到下個月才能執行,反正明日復明日,明日何其多。」接著補了一句:「老吳怎麼都學不乖?」

 

周毅接著問:「那到底要怎麼樣跟老闆報業績呀?」

 

「我都反著報!」南哥不屑地揮了揮手。「如果這個月我的業績很好,月初提報我就會說狀況很差,等到月底,業績衝上來了,老闆更會覺得我真的很努力;如果這個月業績真的很差,我會先暗示可能有變數,然後畫大餅讓老闆期待,等時間到了再說。」

 

「為什麼要這樣報呢?」周毅不解地問。

 

「你想想,這裡的長官都是貪得無厭的。你七早八早就說出達成業績目標,他們只會逼你去擠出更多業績來。」南哥吐了個菸圈出來。「萬一預估業績不好,反正橫豎都要挨一頓罵,不如到月底再一次結算,而且不到最後關頭,你怎麼知道沒有奇蹟出現,幹嘛七早八早被罵。」

 

聽完南哥一席話,周毅又學到一課。所謂:「開會開得好,嘴砲不可少。」不是沒有道理的。

 

周毅跟南哥正在哈拉的時候,剛剛被釘的吳大哥正巧要出門,看了兩人一眼,沒打招呼就走過去了。

 

周毅心中忽然升起幾分對吳大哥過意不去的愧疚感,自己的大哥在會議上被修理,作小弟的沒幫上忙就算了,還拿大哥尋開心。

 

但南哥還沒完,擰熄了菸繼續他的理論。

 

「我跟你說,不要以為開會光是嘴砲而已,裡面有很多學問的。」南哥又拿了一根菸,順便遞給周毅一根。周毅雖然不太會抽菸,但還是拿了一根,就著南哥的火點起來,小小地吸了一口。

 

「很多人覺得開會很無聊,但在我眼裡看起來,開會可以看出很多有趣的東西。」南哥又抽了一大口菸。「座位的順序安排,誰跟誰最常坐在一起,誰最常提意見,誰都不講話,老闆最常稱讚誰,又最常罵誰,被稱讚的人是怎麼回答老闆問題的,誰會主動攻擊別人,誰又經常附和別人的意見等等。從這些互動中,你就可以自己摸索出很多有趣的脈絡。」

 

南哥一口氣說完,周毅聽得一愣一愣的。真沒想到一場會議可以看出這麼多東西。周毅呆呆地看著南哥,眼神充滿崇拜。

 

南哥彈了一下菸灰,聲音忽然壓低:「最重要的是,要從老闆的嘴砲裡聽出絃外之音。」

 

『嘴砲還有絃外之音?』」周毅的心頭一驚,差點被手上的菸頭燒到。

 

「就拿我們副總來說,他講話從來都是拐彎抹角的,如果按照字面去理解副總的話,保證馬上黑掉。」南哥接著說。「剛剛的會議就有呀!」

 

周毅努力回想剛剛會議上,副總說了哪些話。

 

副總:「開發組最近業績怎麼樣?」

老沈:「副總放心,我們一定達成目標。」

副總:「專案組提的這個案子滿有意思的,我們是不是要討論一下?」

林尚勇:「報告副總,等案子最後版本確定後,再向副總報告。」

副總:「那個,營廣組最近業績好像不錯?」

平和:「托副總的福,要謝謝副總的提醒。」

副總:「有什麼好謝的?」

平和:「一定要的,我來找時間跟副總開會。」

副總:「不急,慢慢來。」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「很平常的對話呀!」周毅順勢把菸丟掉。

「平常?副總的每句話,都是有涵義的。」南哥緊接著幫這段對話做起翻譯。


副總:「開發組最近業績怎麼樣?」

翻譯:『開發組最近業績這麼差,我很不爽。』

老沈:「副總放心,我們一定達成目標。」

翻譯:『我會夾緊尾巴,釘死開發組組員。』

副總:「專案組提的這個案子滿有意思的,我們是不是要討論一下?」

翻譯:『專案組提這是什麼鬼東西,浪費我時間。』

林尚勇:「報告副總,等案子最後版本確定後,再向副總報告。」

翻譯:『我會拿回來重新修正。』

副總:「那個,營廣組最近業績好像不錯?」

翻譯:『好像很久沒跟四大金釵喝酒了?』

平和:「託副總的福,要謝謝副總的提醒。」

翻譯:『我知道了,我來安排。』

副總:「有什麼好謝的?」

翻譯:『你再說一次我就答應。』

平和:「一定要的,我來找時間跟副總開會。」

翻譯:『副總別裝了,就下午吧!』

副總:「不急,慢慢來。」

翻譯:『那就這麼說定了!』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「職位越高的老闆,越喜歡玩天威難測那套,你要是聽不懂老闆的暗語,老闆支持你反對,老闆前進你後退,他不會怪你,但也不會信任你。」南哥抽完最後一口菸,用腳踩熄菸頭。「這裡每一個長官,都擁有暗語解碼的能力。」

 

此刻,周毅終於聽懂什麼叫做「嘴砲的絃外之音」!滿口嘴砲或許很重要,但聽懂老闆的嘴砲才是更強大的能力,或許可用「嘴砲2.0」來稱呼。

 

南哥轉身準備上樓,又回過頭來:「你還記得剛剛老沈要你、小潘、孟文三個人交下個月的業務計畫表嗎?」

 

「有呀!我等一下上去就寫。」周毅傻傻地回答。

 

「你知道這代表什麼嗎?你、小潘還有那個娘娘腔通過試用期了,準備去跟你另一個同梯說掰掰吧!」

 

南哥拍了拍周毅的肩膀。「歡迎加入贏家周刊!」

 

(未完待續)

 

本文摘自傑洛米新書《我恨星期一》章節

 

按這裡《我恨星期一》從頭看

 

我恨星期一網路首購網址,按這裡

 

  

 
創作者介紹

傑洛米在流浪

傑洛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10
  • 「我跟你說,不要以為開會光是嘴砲而已,裡面有很多學問的。」南哥又拿了一根菸,順便遞給周毅一根。周毅雖然不太會抽菸,但還是拿了一根,就著海哥的火點起來,小小地吸了一口。

    海哥哪時出現了? 南哥打成海哥還是海哥一直默默隨侍在側負責點煙?
  • 噗,刊誤

    傑洛米 於 2010/11/29 17:29 回覆

  • 10
  • 原來~~是周小毅被口腔彈道學給嚇傻了,南哥、海哥,傻傻分不清楚
  • johnji
  • 海哥被抓包啊!^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