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HK 

圖片來源

 

曾幾何時,電視台播送的內容有個大忌,叫做「畫面太乾」,意思是這段內容平淡如開水,難以吸引觀眾的興趣。為了不讓畫面太「乾」,電視台的工作人員只好絞盡腦汁,讓自家的內容看起來「濕」一點,希望給觀眾百分百的觀賞快感。


所以我們的新聞報導,逢水災記者必定親自涉水,象徵水掩等身;遇颱風得在鏡頭前頂風前進,把十級陣風演得活靈活現;遇到重大災難,麥克風必定得送到受災者家屬跟前,問問:「你現在有什麼感覺?」


用這個標準看這次NHK的地震報導,那可真是不及格。畫面乾得可以,沒有跑馬燈,主播唸稿如誦經,絲毫沒有一點激情,如果沒細看,還以為自己看的是大愛。不過這種平實的報導風格在這次日本大地震後,卻深得台灣網友的好評,臉書上甚至有人發起了「要求台灣媒體不要再做缺德災情報導」的活動。


我們的電視台之所以這麼熱衷灑狗血,說穿了也就是滿足觀眾口味。我們的八點檔劇情荒腔走板,政論節目脣槍舌劍,因為沒人罵的節目肯定收視率不高,越多人罵也就越多人看。「笑罵由人,煽情我自為之」也就成了各家電視台高層的最高準則。無怪乎一則AV女優葬身海嘯的烏龍新聞,會成為各大新聞網站的熱門點擊,守門人抓準觀眾就愛這一味,事實證明也是如此。


拿今年國際上發生的天災來說,智利、紐西蘭基督城地震,巴西與澳洲水患都相當嚴重,但獲得的關注度卻是天差地遠,也沒聽說誰發起什麼募捐或打氣的活動。我們之所以如此關心日本地震,除了地理上的距離之外,每年赴日旅遊的人數超過130萬人,日本各方面對台灣人來說可以說是相對熟悉。但過度放大我們對日本的關心,其實也說明了我們對國際新聞的嚴重偏食現況。


對於所謂的新聞,我們向來都是處在「過度關心」與「事不關己」兩個極端,當整個社會的天平向極端傾斜時,電視台種種脫序的表現形式也就不難讓人理解。一個國家的媒體素質,某種程度也反映著該國家的公民素質,當我們的閱聽眾表現出對NHK心嚮往之的態度時,實情卻是NHK如果真在台灣開台,估計沒一年就得下台一鞠躬。


日本地震最讓人動容的,不是政府的效率,也不是媒體的平實報導,而是日本人在重大災難中表現的冷靜與自制,這才是我們應該心嚮往之的成熟特質。沒有嗜血的觀眾,嗜血的電視台根本不會有生存的空間;如果少了自制的公民特質,NHK對我們來說,永遠只會是「畫面太乾」的電視台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傑洛米 的頭像
傑洛米

傑洛米在流浪

傑洛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