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恨星期一》簡體中文版上市囉


《我恨星期一》在當當網,按這裡


《我恨星期一》在卓越亞馬遜,按這裡


《我恨星期一》在京東商城,按這裡


《我恨星期一》繁體中文版購買,按這裡


垃圾話 
圖片來源

 

學習垃圾話

 

進贏家周刊一個半月了,因為撿到一個大客戶,讓周毅可以稍微喘息一下;沒多久,小潘也簽進一家廣告客戶,手腳也很快。

 

這下子可苦了孟文,一天到晚被追問業績在哪裡?

 

雖然警報暫時解除,但周毅還是覺得不太踏實,很大的原因在於:周毅覺得自己跟這裡格格不入,每次進辦公室,就覺得渾身彆扭不自在。

 

觀察了一陣子,他才發現問題出在大家講的話似乎不一樣。

 

因為在贏家周刊,大家都是用一種特殊的語言在溝通,學名叫做「應酬話」。

 

什麼叫做應酬話?基本上這是口腔彈道學的一種分枝,周毅比較喜歡用「垃圾話」來稱呼這種句型:乍聽之下覺得很順耳,實際上有點殺傷力,但本質上一點意義也沒有。

 

垃圾話有點像是棉花糖,外面包裹著糖霜,剛入口覺得很甜,等你嚼兩下之後才發現其實什麼也沒有吸收到。一般來說,垃圾話只存在某些特定場合,例如茶水間、樓梯間、布告欄前,或是應酬的場合。

 

偏偏,垃圾話已經內化成贏家周刊的一部分了。大部分的人,在大部分的情境下,都用垃圾話在問候彼此的。

 

例如某一天,平和主任看到周毅那張被貼在佈告欄的委刊單,周毅正好在附近。只見平和主任鼻子裡「哼」一聲,垃圾話也脫口而出:

 

「哎喲(尾音上揚)!現在新人委刊單都被貼在公布欄上了,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呀!」然後轉頭看了一眼周毅。「小毅,你說是不是?」

 

這還真是「人在家中坐,砲從天上來」!委刊單也不是周毅貼的,這一句不軟不硬的話打過來,周毅說是也不是,說不是也不是,只能呵呵乾笑兩聲。

 

又某一天,有個大哥看到周毅今天穿著D'urban西裝,不知道哪根筋不對,馬上來一記垃圾話問候周毅:

「小毅每天穿這麼帥,營廣組的美眉一定愛死你了,我們這些老屁股該怎麼辦喔(尾音上揚)。」

 

還在思考怎麼回話,大哥已經搖搖擺擺離開現場了,留下周毅一個人回想自己剛剛怎麼會呆若木雞。

 

周毅並是一個能言善道的人,他不會主動用垃圾話問候同事,面對垃圾話來襲,他更是苦於無法回嘴,只能像個啞巴陪笑,被平白無故吃豆腐,有時想想真的覺得挺不爽的。

 

這樣下去實在不是辦法,周毅忽然想到打電話給學長請安。

 

「學長,好久不見了啦!」

「你還沒陣亡吧,新工作還習慣嗎?」學長爽朗地問。

「不太習慣,這裡每個人都是老狐狸,我像是誤闖叢林的小白兔,搞得自己像啞巴一樣,不舒服。」

「你這樣會被吃死死啦!敵人很難搞,你就要比他更難搞。」

「應酬話不難學啦,就跟學英文一樣。」學長又要開課了。「多練習、敢開口就對啦!」

 

在電話中,學長把這幾年累積下來的垃圾話功力,傳授給周毅。

 

學長說,垃圾話有三寶:「自然、嘴甜、戴高帽」。垃圾話要順耳,自然出口是第一要件,如果講得扭扭捏捏,太過刻意,場面會很尷尬;再來,嘴巴甜一點,讓每句話聽起來像裹上一層糖蜜,什麼髮型很美、衣服好好看這一類的,對女孩子格外有用。

 

人是愛戴高帽子的動物,多開口稱讚別人,就當作日行一善做功德。

 

學長接著傳授垃圾話實務操作四原則。

 

第一個原則是用對稱呼。不管看到誰,名字後面加個什麼哥什麼姐的,這是基本常識;嘴巴甜一點的,逢男必稱帥哥,逢女必稱美女,但要小心,別給人油腔滑調的感覺。

 

如果是關係好一點的前輩,可以喊一聲「老大」、「老闆」、「頭兒」;如果有幸往上爬,跟著職稱喊也可以(記得別喊錯)。至於X老、X爺也是一頂高帽子,若干高層據說還可以用X公來稱呼。

 

周毅不太會記人名,記得剛來的時候,每次看到前輩,名字還沒想起來,人已經走到面前了。於是周毅只好拿出唱歌含滷蛋的發音,每次都是「◎*哥」、「%#姐」含混帶過。

 

第二個原則,說垃圾話就像打太極拳。

 

人家怎麼來你就怎麼回,然後加個「比較級」打回去就對了。說我是帥哥?再帥也不會有你帥;說我喜上眉梢?哪有你的氣旺呀!對初學者來說,這種太極拳是非常好的防禦技。

 

第三個原則,言必稱領導。

 

不管別人怎麼稱讚你,反正都是長官英明神武,領導有方,我只是運氣好而已。這種句型在應酬場合格外有用。

 

第四個原則,以靜制動。

 

垃圾話也是屬於「先求不傷身體,再講究療效」的防禦技巧,動不動講垃圾話的人,通常成不了大器。除非在應酬或是特定場合,一般來說,菜鳥最好不要開口閉口就是垃圾話。

 

「好噁心喔,我為什麼一定要學這個?」聽學長講完,周毅有點反感。


「你當然可以不用學呀,但在職場如果想往上爬,免不了都得會幾句。」學長口氣放緩。

 

想到自己竟然需要練習這種言不由衷的場面話,周毅覺得還是做好自己份內的事情比較重要。

 

「應酬話是職場必要之惡,有些關鍵時刻會派上用場的。啊!我要去開會了。」學長又要掛電話了。「升官以後比以前更忙了,再找時間吃飯吧!」

 

「副總要來巡視了。」才掛完電話,就有同事來通風報信了。

 

贏家周刊的副總經理,緩緩地走到開發組來,這可是周毅第一次看到這位廣告部二當家。

 

這時只見一群老人馬上站起來迎接,說時遲那時快,南哥一馬當先,準備為大家示範垃圾話的實務操作。

 

「副總吉祥。」南哥開頭來這一句,周毅覺得有點作噁。

 

「阿南,人逢喜事精神爽,你最近業績不錯喔!」副總笑笑地回。

 

「托副總的福,沒有副總的栽培,我們哪有業績可做,精神再爽也爽不過您老人家。」標準的垃圾話,但副總卻聽得笑呵呵。

 

「努力點,明年升你當主管,帶領我們贏家周刊。」副總回敬一句。

 

「哪兒的話,把業績做到本來就是份內的事,但我們不可一日無副總呀。」

 

聽到這,周毅快吐了,這種話要能說出口,不知需要多少時間修煉。

 

接著,副總的目光掃向周毅。

 

「這位小兄弟是新來的呀!」副總好奇地看著周毅。

 

「對呀,很優秀的新人。小毅,還不跟副總介紹一下自己。」南哥好心把球做給周毅,殊不知他的道行尚淺,哪有本事接下這顆球。

 

慘劇發生了!

 

「副總,我……我是……托福……吉祥……我叫周毅。」嗯嗯啊啊半天,周毅最後還是只能把自己名字講完整,氣得南哥猛翻白眼。

 

球沒接到手,反而被砸在臉上,當真是「臣惶恐」呀。

 

副總笑了笑,眼光飄向小潘。「這位也是新人嗎?」

 

「報告副總,大家都叫我小潘,是開發組的新人。」小潘答得簡潔有力,但周毅很想去死。

 

「在這裡還習慣嗎?」副總關懷地問。

 

「非常習慣,幾位前輩對我們都很好,沈副座也教了我們很多業務技巧,所以前幾天我已經順利帶進廣告了。」

 

『他媽的,小潘你有完沒完。』周毅在心裡咒罵,明明是自己先破蛋的,沒想到光環竟被小潘給搶了。

 

「喔,這麼快?有前途,你說你叫小潘是吧?」

 

副總拍拍小潘的肩膀,然後飄然離去。

 

周毅終於了解,學長那句「關鍵時刻是會派上用場」是什麼意思了,剛才就是關鍵時刻,而他就這樣錯過一個自我表現的機會。

 

周毅當下決定學好垃圾話,因為這實在太重要了。

 

據說後來有很長一段時間,副總都是用「那個有語言遲緩的新人」來形容周毅。

 

(下一篇按這裡)

 

本文摘自傑洛米新書《我恨星期一》章節

 

按這裡《我恨星期一》從頭看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傑洛米在流浪

傑洛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6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6)

發表留言
  • hyl3085
  • 這篇寫得很趕嗎? 怎麼出現錯字了@@ 莫非是故意的?
    周毅並是一個能言善道的人,他不會主動用垃圾話問候同事,面對垃圾話來襲,他更是苦於無法回嘴,只能像個啞巴陪笑,被平白無故吃豆腐,有時想想真的覺得挺不爽的。

    並非是? 並不是? 還是把並去掉?
  • 哈哈哈,趕快來改一下

    傑洛米 於 2010/11/22 11:24 回覆

  • hyl3085
  • 校稿就像是一種反射動作^^"
    這種不用動腦的文章, 如果有缺校稿員可以找我
  • 唉呀早說,可以發外校給你呀

    傑洛米 於 2010/11/22 19:06 回覆

  • johnji
  • 「那個有語言遲緩的新人」 ---還好不是腦殘地新人!^^
  • hyl3085
  • 原來校稿也要事先報名的喔? 那先預約下一本好了!
  • 愛玲皮
  • 職業病+1來了~
    「哎喲(尾音上揚)」!←下引號是多的~因為話還沒講完,後面還有一個下引號XD
    「據說後來有很長一段時間,副總都是用「那個有語言遲緩的新人」來形容周毅。」這句很好笑~
    然後原來我不知不覺當中學會了點垃圾話,還好大多數時候我還是很真誠的,或刻意拿垃圾話來搞笑。如果無時無刻都講垃圾話的那種,的確會讓人感受不到真誠,最後就會變成左耳進右耳出,但我發現即使是講的每一字每一句都是垃圾話的人,有時還真的是挺受長官們的喜愛。(茶)
  • fjsdalkfjlk
  • 請繼續發表好文!加油加油加油!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
【 X 關閉 】

【痞客邦】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

親愛的讀者,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,
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!
(注意: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)